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,某邊防連官兵為國戍邊

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劉建偉責任編輯:賀書引2020-12-03 15:23

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,本報記者為你講述某邊防連官兵為國戍邊的豪情——

新時代最可愛的人

駐守在喀喇昆侖山的新疆軍區某團官兵正在執勤巡邏。 梁 晨攝

從沒想過,人到中年,記者會在一群年輕官兵面前淚流滿面。

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域高原某邊防連一線哨位蹲點近一個月,和戰士們一起踏雪巡邏、住地窩子,記者很快和連隊官兵熟悉起來,成為無話不說的朋友。一個個雪花紛飛的夜晚,圍坐在地窩子里的火爐旁,吸著氧聆聽他們的戍邊故事——拯救戰士小牛的頭發、甘愿“舍棄”世界的連隊翻譯、酷愛干凈卻總是黑乎乎的官兵們……

這些生活中的小事,在邊防官兵眼中早已習以為常、見怪不怪,可記者卻聽得淚眼婆娑、數度哽咽:和很多英雄壯舉比起來,他們的故事雖然平凡、普通甚至有些不起眼,但這些故事讓記者知道了——

在自然條件非常艱苦的高原上,一代代邊防官兵以怎樣的樂觀精神,長期承受著常人難以忍受的生理和心理苦痛扎根邊疆;

在一座座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上,一群群可愛的邊防官兵以怎樣的豪邁精神,戰天斗地義無反顧守衛著祖國西北漫漫邊防線。

今天,記者為你講述邊防官兵平凡而又偉大的戍邊故事,講述他們為國戍邊的萬丈豪情。

拯救頭發

認識炊事班班長牛元康,是因為他的頭發。

貴州六盤水出生的牛元康,長得瘦高清秀,有著一張帥氣的臉龐??傻人萝娒?,記者卻大吃一驚:23歲的他,頭發竟然掉了近一半,看起來像32歲。

這樣的窘境,是他到雪域高原當兵第二年開始的。對于掉頭發,牛元康一開始壓根沒在意。父母親和爺爺奶奶都不掉頭發,他覺得,可能是海拔太高、氧氣太少的原因,自己剛來不適應。

可慢慢地,牛元康有些慌了:頭發越掉越厲害、越掉越稀疏。每天早上起床,床單上到處都是他掉的頭發;每次洗完頭,臉盆水面上漂浮的都是頭發。以至于,平時他都不敢梳頭,不敢用手揪頭發,因為一梳就掉一地,一揪就是一大把。

不到一年,牛元康的頭發就掉了三分之一;等到他當兵第5年,發際線已經快推到后腦勺了。因為這,他陷入了苦惱:每次照相都要戴帽子,從來不敢光著頭。一次老兵退伍連隊照合影,要求不戴帽子。拿到照片,牛元康偷偷地哭了!因為密密麻麻的人群中,他光禿禿的腦袋特別顯眼。

“小牛頭發掉得厲害!”對于這事,不僅牛元康自己很著急,全連官兵更是非常上心,他們動員起來,自發開展了一場拯救頭發的行動。大家私下約定:誰請假到縣里出差,一定去醫院和藥店看看,幫牛元康買點藥;誰休假回家,都得幫牛元康找點偏方……

中士次仁羅珠回家探親,給牛元康捎了一大包治掉頭發的藥;班長唐林回四川休假,給他買了10多種生發的洗頭膏;同年兵吳仕凱休假歸隊,捎回來的中藥足夠他吃小半年;就連團參謀長楊民也對牛元康的頭發很關心,每次家屬從青海郵來治療掉頭發的特效藥,楊參謀長都要分給小牛半瓶,一起試試效果……

這兩年,牛元康的腦袋簡直成了大家的“試驗田”,經常被涂抹得“五顏六色”。功夫沒少下,可小牛的頭發還是日漸稀少。等到去年夏天,當兵4年的牛元康首次休假回家,他沒告訴親朋好友,一個人悄悄回到了家鄉。

到家那天正是中午,推開小院的大門,父母親和弟弟妹妹正在院子里有說有笑地吃飯。聽到動靜,大家一回頭看到牛元康,一下子都安靜了下來。

看著一臉高原紅、滿臉被曬爆皮、頭發稀疏的牛元康,在太陽底下傻傻地笑,母親的眼淚“唰”地一下流了出來。抱著兒子,母親哭得稀里嘩啦。

那些天,父親坐在旁邊悶聲抽煙,一句話也不說。母親找了認識的老中醫開藥,天天大早上起來熬,逼著兒子喝。休假結束臨歸隊前,一直沉默的父親把兒子叫到跟前:“你想在部隊干不?”

牛元康摸了摸自己的頭發,想了又想說:“爸,我在連隊當炊事班長,還負責高原‘植物工廠’水培蔬菜的技術種植和維護工作。連隊專門送我去西安學習,要是我走了,戰友們冬天就吃不上新鮮蔬菜了?!?/p>

父子倆的話匣子一打開就關不住。牛元康告訴父親,其實,連隊掉頭發的不止他一個,大家都在掉!現在已是團參謀長的老連長楊民掉得更厲害;別看中士唐林的頭發挺好,他那是掉了重新植的發……

父親聽明白了,兒子離不開那片人跡罕至、就連樹都不長的雪域高原!用力掐滅煙頭,父親表了態:“行,我兒是軍營男子漢,沒有頭發也好看。我支持你!”

一聽這話,母親在一旁抹眼淚說,“那以后處對象,要是人家女孩挑剔可咋辦?”“媽,沒事,實在不行我也去植發,新植的頭發比我現在的都好?!迸T敌ξ鼗卮?。

“舍棄”世界

前兩天,邊防連組織大雪封山前的最后一次輪換。

在一線哨位執勤近一年的11名戰士下哨回到連隊,休整后分批組織探親休假,新的一批官兵走上雪山接替他們的戰位。

這意味著,這批官兵將在邊防一線哨位堅守整個冬天。送別戰友上山,連隊翻譯吉根激動地說:“都說高原苦,其實最苦的是寂寞?!?/p>

吉根說的寂寞,是指在雪域高原沒有網絡、沒有信號的日子。2020年,祖國廣袤領土上,沒有網絡信號覆蓋的地方,已經不多了??蛇@個邊防連官兵戍守的所有一線哨位點位,全都沒有網絡和信號。每次走上哨位,官兵們都要與這個信息社會隔絕開來,至少半年聯系不上。

因為這,吉根的妻子沒少埋怨他。吉根告訴記者,剛和妻子處對象時,妻子特別喜歡軍人,對他的工作非常支持??蓙淼窖┯蚋咴@個邊防連后,妻子的抱怨慢慢地多了。

特別是那年5月,他帶隊上某哨位執勤,一去就是半年多。直到年底,他才走下雪山回到連隊。至今,他還清楚記得下山的情景:回連隊的路上,他一直盯著手機看,等到手機屏幕左上角好不容易閃出一格信號,他馬上迫不及待地撥打妻子的電話。

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…電話里好不容易傳來妻子手機的音樂鈴聲。電話接通了,一聽到他的聲音,妻子在那端“哇”的一聲就哭了,邊哭邊說:“吉根,你去哪兒了?!?/p>

從半路聊到連隊,又從白天聊到黑夜,吉根怎么也舍不得掛電話。聊完電話又通視頻,看著已經長高一大截兒的女兒,吉根樂得合不攏嘴??膳畠涸谝曨l里壓根就不認識他,怎么逗也不叫他爸爸。

“其他軍人都可以聯系上,為什么就你不行?”這樣的事一多,妻子一次次問吉根。其實,妻子的要求也不過分:“家里的事沒想指望你,哪怕你一個星期報個平安也行啊?!?/p>

吉根很理解妻子,可除了蒼白的解釋,他沒有更好的辦法。這種無奈,連隊其他官兵都感同身受:因為“與世隔絕”,很多官兵跟女朋友分手了。

其實,要聯系也不是沒辦法。連長李浩告訴記者,如今,各級越來越關心邊防,給他們哨位安裝了固定電話,配備了天通手機,讓官兵們可以定期跟家人報平安??纱蠹叶己茏杂X,很少用電話,除了怕有情況電話占線耽誤事外,他們內心還有一個窘境——長期與外界隔絕,他們與人交流有些障礙。

就拿吉根來說,一次從雪山上下來,剛到市區他竟然連過馬路都有些不適應。休假回家跟同學聚會,多年不見他,同學們都想跟他聊聊天,可沒過多久吉根卻發現,他和同學們嘮不到一塊去。他喜歡的邊防巡邏、站崗執勤,同學們不感興趣;同學們講的時尚流行,他也沒感覺……

“長期遠離社會,我們落伍了!”談起這些經歷,全連官兵都有這樣的感受??伤麄冏焐线@么說,一到士官選取時,大家卻又搶著報名留隊。

前不久,中士唐林向連隊遞交了留隊選取士官的申請。坐在地窩子里的鐵床上,戰友跟他開玩笑說:“你不是說,留隊是不舍全連戰友,卻‘舍棄’了整個世界嗎?”

“雖然‘舍棄’了世界,可我們守衛了邊防!軍人這一輩子,應該多幾年這樣的經歷!”指著中央軍委授予的“雪域高原戍邊模范連”榮譽稱號錦旗,唐林動情地說:哪怕所有人都遺忘了我們,但祖國一定記得!

以黑為美

頭一次夜宿地窩子,和戰士們擠著睡覺,記者久久不能入眠。原因很簡單,地窩子里空氣不流通,有一股難聞的味道,熏得人難以入睡。

第二天早上,指導員李煜聽說這事,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釋說,冬天地窩子里不燒爐子冷得慌,一燒爐子到處都是灰,實在沒辦法。

“不是不想弄干凈,實在是沒有那個條件?!彼降紫?,李指導員告訴記者,其實,戰士們一個個都酷愛干凈,總想把自己弄得干凈清爽。高原紫外線強,不少戰士剛到一線哨位時行李中還帶著洗面奶呢!可時間一天天過去,很多戰士的洗面奶過期了也沒打開。

為什么?因為沒有太多水!

在一線哨位,官兵用水只能就地化冰雪,每一滴水都很寶貴。剛開始條件有限,冰雪化開后,里面有蟲子和牦牛糞便??粗谒锖诤鹾醯臇|西,大家都不想喝。后來,上級專門配發了凈水器,將冰雪化成水后再進行凈化,可以達到純凈水的標準,徹底解決了飲用水的問題。

可水還是很珍貴!官兵都特別珍惜,很多人上了雪山后就沒舍得洗衣服床單,連內衣都盡量延長時間洗。到了大雪封山最艱難的時候,大家為了節約用水,基本上兩三天才洗漱一次。

加之巡邏執勤任務繁重,在海拔五六千米、氧氣稀薄的雪山上,官兵們穿著厚厚的衣服,每天要在冰天雪地中巡邏10多個小時,很多人出汗把棉衣棉褲都濕透了,凍成了“冰鎧甲”,再靠身體的熱量把濕棉衣烘干。

慢慢地,大家的迷彩服都磨得油光锃亮,穿在身上“咔咔”作響。官兵們很想洗衣服,可水在一線哨位實在太珍貴了,再加上天氣太冷,用冰冷刺骨的水洗衣服很容易感冒,大家只能忍著。

“不管是誰,上了一線哨位,要不了多久,再白凈的小伙子就會造得黑不溜秋的?!眲傞_始,上等兵吳靖浩不信,結果上哨位后,他不到兩個月就變得黑乎乎的,再也看不出當初“奶油小生”的樣子了。

可在地窩子居住這些天,記者發現,在這里,黑不是一件丟人的事,反而是一種榮譽的象征!官兵們利用休息時間自發開展“以黑為美”的健美大賽,大家都說:誰黑說明誰戍邊時間長,誰黑說明誰奉獻時間久。

盡管這樣,一旦要下山休假,大家卻又非常注重自己的儀表。上士鄭良鑫回到連隊后,第一件事就是洗臉洗澡。時間久了,身上那股味道難以去掉。在連隊休整的幾天時間,他幾乎每天要用洗面奶洗好幾次臉。

下士張重才偷偷告訴記者,全連官兵休假前都有個習慣,到了市區,大家都要找個浴室好好搓搓澡,一定把身上的味道去干凈。他們都說:“可不能因為咱們,影響了軍人的形象!”

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窩子里,看著一個個黑不溜秋的官兵,講述他們酷愛干凈卻又以黑為美的故事,記者的眼淚不自覺地流下來。

雖然官兵們一個個看起來黑不溜秋的,可在記者眼里,他們是這世上最干凈的士兵,他們是這個時代最可愛的人!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
分享到


东北麻将手机版下载 比特币走势图软件 双色球投注 p3试机号查询全部 吉林时时彩贴吧 亿客隆彩票app官方手机版下载 贵州11选5推荐任六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电子图 沙巴体育api 晋中榆次棋牌麻将 陕西省福利彩票中心唐 黑龙江p62历史开奖结果 甘肃快3今日开奖号码 天津快乐十分提前预测 山东11选5任选3技巧 短期期货风险大吗 贵州麻将玩法